特朗普又错了:1812年火烧白宫并非加拿大人所为

2018年06月19日 16:48:50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特朗普又错了:1812年火烧白宫并非加拿大人所为

  5月25日,当美加贸易战即将开打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一通电话中旧账重提,指出加拿大的确可能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甚至断言:“?”

 

昆斯顿高地之战

美军湖上舰队攻击约克
被焚毁前的上加拿大议会厅

  1814年4月,拿破仑的退位令欧洲战火告一段落,终于能够腾出手来的英国陆军开始大举西进,截至6月6日,已有14619名英军老兵从欧洲奔赴北美战场。美国决策层虽然了解英军即将到来,却认为华盛顿地处波托马克(Potomac)河畔的荒僻之地,并不具备除去国家象征外的战略意义,因而疏于防备。当罗斯(Ross)少将指挥久经考验的三千余名英国远征军于8月兵临城下后,匆忙组织起来的美国民兵便在布莱登斯堡(Bladensburg)战斗中一触即溃,美军中仅有少数陆战队员和水兵展开了顽强抵抗,但也无力挽回大局,英军通往华盛顿的道路已是畅通无阻。

英军攻入华盛顿

  英国舆论多半为报复叫好,至多只是对焚烧范围有所异议。《纪事晨报》(Morning Chronicle)认为,“考虑到美军毁灭毫无防备的加拿大村庄的恶劣残酷行径,它只是一场温和的报复”。《泰晤士报》(Times)则引用法军的劣迹为己方辩护,“可以列出过去十二年里法国将军们拜访过的至少五十座城市,那些将军都十分乐意和这些英国军官或其他英国军官交换出场位置。”事实上,即便以英军尺度而论,与拿破仑战争中英军于罗德里戈城(Ciudad Rodrigo)、巴达霍斯(Badajoz)等地犯下的暴行相比,火烧华盛顿也只是小巫见大巫。美国舆论则对英军举动大加挞伐,即便是反对开战的联邦党人报纸《奈尔斯每周纪事》(Niles‘ Weekly Register)也谴责英军“推倒了文明国家用来约束军事行动的藩篱”。

战火破坏后的白宫,虽然许多人认为美国总统官邸要到1817年重建并刷白后才被称作白宫,但“白宫”这一称谓实际上早在1811年就已出现

  耐人寻味的是,英军前脚刚走,华盛顿附近的居民们便在混乱的无政府状况下展开了名符其实的“趁火打劫”。就连报社惨遭英军破坏的《国民通讯员报》也承认:“城市周边地区的无赖恶棍们从这场大灾难中得利了,敌军从房子里劫掠掉的还不到他们拿走的一半。”

  无论如何,火烧白宫之举并未影响到战争大局,拿下华盛顿的远征军很快在巴尔的摩(Baltimore)碰了壁,罗斯少将也在此战中阵亡。虽然英军完全控制了海洋,但交战双方的陆军主力仍然在大湖地区陷入僵持,尚普兰湖(Lake Champlain)的水战也以美军获胜告终。英美两国最终于1814年12月24日在根特(Ghent)签订和约。这场双方“既非胜者亦非败者”(Neither Victor Nor Vanquished)的无谓战争便如此终结了。

  

  只需稍稍阅读攻入华盛顿的英军部队序列,便可得出结论:第4步兵团1营、第21步兵团1营、第44步兵团1营、第85轻步兵团悉数来自英国本土,都曾在伊比利亚半岛与法军殊死搏杀,直到欧洲大陆战火平息后才匆忙经由百慕大赶往北美战场。其余辅助部队当中与美洲关系最大的不过是由原黑奴组成的“殖民地陆战队”,但这也与加拿大关系甚微。简而言之,火烧白宫的“嫌疑单位”与当时不过是个地理概念的加拿大毫无关系。

  如果将视角放得更大,则可以看出这场英美战争也堪称加拿大立国的助产士。美国国家意识的形成与独立战争期间的“民兵神话”关系异常密切,类似的是,1812年英美战争中的民兵动员虽然在军事上成效有限,“民兵”却同样成为加拿大政治实体意识形成过程中的重要一环,战争令许多加拿大人意识到他们既迥异于南方的美利坚人,又需要依靠自身力量而非事事仰赖伦敦。早在1812年年底,斯特罗恩(Strachan)神父就已在约克自信地宣称:

  未来的历史学家将会讲述,上加拿大行省仅仅依靠一小批正规军提供的人员、武器协助,便将入侵者击退……确定无疑的是,从来没有一个国度里会有人展现出比我们的民兵更活跃的行动,更有勇气、更为冷静坚定、更受人赞许的举止,他们可以与最精选的老兵相比,他们两度拯救了这个国度。

加拿大发行的1812年战争纪念币,主题为英国正规军、加拿大民兵、第一民族(印第安人)战士联手作战,尽管纪念主题不断变迁,但1812年战争的“立国之战”地位仍然不可动摇

  这样的论调此后将会一再出现,像“加拿大效忠派志愿兵的斯巴达团体”击败“美利坚民主派侵略者的波斯千军万马”这样的浮夸语句在一个多世纪里都不绝于耳。如此这般的“民兵神话”氛围与火烧白宫中包含的报复因素两相结合,便渐渐滋生出“加拿大人火烧白宫”的民间传说,进而伴随加拿大国家意识的构建广为流传,成为北美地区经久不衰的历史认知。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的论调只不过反映出了普遍认知与真实历史间难以掩盖的鸿沟。

  参考文献:

  Graves D。 E。 “Why the White House Was Burned: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British Destruction of Public Buildings at Washington in August 1814。” Journal of Military History 76.4 (2012)。

  Hitsman J。 M。, Graves D。 E。 The Incredible War of 1812: A Military History。 Toronto: Robin Brass Studio, 1999。

  Elting J。 R。 Amateurs, to Arms! A Military History of the War of 1812。 Chapel Hill: Algonquin Books of Chapel Hill, 1991。

  Hickey D。 R。 Don‘t Give Up the Ship!: Myths of the War of 1812。 Champaign: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2006。

  The Times (London, England), Tuesday, Oct 11, 1814

张玉

责编:
  • http://www.jztvdsxj.com/sh2hfa_5Cjt/
  • http://www.jztvdsxj.com/shHxUSQ/
  • http://www.jztvdsxj.com/shQw/
  • http://www.jztvdsxj.com/shFo/
  • http://www.jztvdsxj.com/shHr/4149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WmT/
  • http://www.jztvdsxj.com/shR0/47121.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hhaKB/
  • http://www.jztvdsxj.com/sh2O/
  • http://www.jztvdsxj.com/shuYn/
  • http://www.jztvdsxj.com/shkU4O7_QV/
  • http://www.jztvdsxj.com/shsRI/
  • http://www.jztvdsxj.com/sh3OlV/40446.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RV/
  • http://www.jztvdsxj.com/shb5JoH/21881.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Rj/47835.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yZjZm/1220.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4jG/95700.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B8X/92113.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5vSo/16055.html
  • ?846257.html
  • /263703.html
  • ?9aij1.html
  • /44hzw.html
  • /850654/xuad4.html
  • /gzali/136663.html
  • ?wh505/28024.html
  • ?116965/jta1b.html